豆豆的2012春节

豆豆趴在大床的正中:面向左侧,右脸紧贴着床单,嘴巴在挤压下嘟成了一小团;两条腿蜷在肚子两侧,屁股撅撅着,把被子顶了个大包;豆豆右手向屁股的方向耷拉着,左手被我紧紧攥着快两个小时了。我斜躺在豆豆边上,看他安详的一呼一吸。要不是春节长假,我恐怕还很难找出这么长的时间看着他睡午觉。随着年纪变大,我明显察觉时间开始加速流逝。仿佛就在前天,老婆打来电话说她似乎有了;昨天我还在产房外焦急的等待;今天豆豆就已经开始呀呀学语了。即便是现在正握着他的小手,仍然感到有些惶恐,生怕还没享受够他带来的快乐,再一觉醒来,豆豆就已经长大要远走高飞。

我们的长假也给豆豆带来了惊喜,因为他可以出远门了,这个野孩子就喜欢往外跑。豆豆先去了无锡爷爷奶奶家,又去了济南姥爷姥姥家。无锡距离近,来回都方便;济南就相对远了些,要不是去年开通了京沪高铁,我还真不知道如何带豆豆去呢。我特别讨厌飞机,如果没有高铁,济南到上海的路程最快也要8个小时,豆豆坐这么久的车肯定会闹的。高铁把行程缩短到了三个半小时,这样的间隔,豆豆还是可以忍受的。

动身去济南那天是正月初二,火车上根本没有几个乘客。我们所在的车厢就只有两家人,我们和一对台湾夫妻。台湾阿姨一下子就被豆豆吸引住了,豆豆也会讨人喜欢,乖乖得让阿姨抱着玩了一会。豆豆开心,爸爸妈妈就有心情给他拍照了:

DSC03446
DSC03450
DSC03470

除夕那天是在无锡过得,豆豆可不管什么春节,只是夜晚不时升起的烟火吸引了他。豆豆一点都不害怕爆竹声,每次听到了还会兴奋的跟着喊一声“嘣……”。晚上才9点多,豆豆就困了,而我也早就对春晚失去了兴趣,于是把豆豆洗洗干净就陪他一起睡了。快到0点的时候,鞭炮声四起,把我们一家都吵醒了。豆豆倒是也不闹,闭着眼睛“嘣”“嘣”嘟囔了两声便倒头再睡。

这是除夕的晚上,豆豆在和妈妈疯呢:
DSC03359

这次带豆豆出来最大的担心就是怕他到了新地方会不适应,尤其是去济南,离开了每天照顾他的爷爷奶奶,不知道他会不会难过呢?结果我们惊喜的发现,豆豆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只要有饭吃,有玩具玩,在哪都一样。

DSC03390
DSC03395

豆豆对大车情有独钟,初一带他去散步,看到一辆平板大货车,拗不过他,我只好抱他上去转了几圈:
DSC03424

姥爷家里有一只玩具大老虎,豆豆可以喜欢了,常常扑上去搂住它的脖子又亲又啃:
DSC03485

Advertisements

好玩的豆豆

豆豆很贪玩,玩起来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觉。在豆豆心目中:妈妈提供饭饭,爸爸陪玩,奶奶负责哄睡觉,爷爷是坏人。由于玩耍成了豆豆现在的第一需求,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直线上升,一举超过妈妈和奶奶,就更别提总是管着他的爷爷了。为此,我颇为得意,陪豆豆疯得更起劲了。

提起玩,总离不开玩具。豆豆刚出生那会的玩具数量很少,主要都是别人送的。他那会其实不怎么会玩,不管是什么东西,抓到就往嘴里塞。直到他大约10月大的时候,才不那么爱咬东西了。拿到一个新鲜玩意,他会首先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然后甩来甩去或是梆梆敲上一阵子,最后才放嘴里尝尝。

发现豆豆比较会玩了,我最近两个月开始大量采购玩具给他。淘宝是我的主要购买场所,我通常按照玩具的销量排序,一个一个往下看,如果遇到豆豆可能会喜欢的款式,就买来一个玩玩。在所有的玩具中,豆豆对小汽车情有独钟。他最大的享受,就是跟我一起玩小车。豆豆自己也会开小车呢:如果是惯性车,豆豆就自己推着他们在地上爬;如果是发条车,我就把发条上满,让豆豆抓在手里,然后他把小车放在地上,一松手,小车就开出去了。有时候我刚把上好弦的车递给他,他就会开心的“哈”一声;如果是遥控车,豆豆就坐在我怀里看我开。我试图教会豆豆使用遥控器,不过他显然还无法把遥控器和小车的运动联系起来。

我买的玩具里也有豆豆不喜欢的,比如前两天买的一款大鳄鱼。大鳄鱼可以“咬”人的,我琢磨着豆豆也许会喜欢,就买了一个,哪知道豆豆看了鳄鱼并不很感兴趣:递给他,他就往外推。也许鳄鱼长得不好看,又没有轮子吧。我于是想演示一下大鳄鱼的玩法,吸引一下豆豆:我抱着豆豆,把鳄鱼嘴巴掰开放在床上,然后一颗一颗的按下鳄鱼牙齿。突然,鳄鱼咔嚓一声合上了嘴巴,咬住了我的手指。我“哎呦”一声缩回手,一个劲吹气表现出很疼的样子。结果豆豆“哇”一声就大哭起来,我赶紧扔了鳄鱼,哄了他半天他才不害怕了。

豆豆另一项非常喜爱的游戏是捉迷藏。小婴儿时候的豆豆以为他看不见我,我就看不见他。所以他的藏猫猫方法就是把头藏到手绢后面或是埋在我怀里。现在他大了,已经可以理解在什么情况下我才看不见他了:只有把全身都挡住,或者我面向别的方向,才是看不见他的。不过呢,他现在的幼稚想法是:只要我看不见他,我就不知道他在哪了。昨晚,我把豆豆放在他自己的小床里,他就扶着栏杆站起来,然后扯过床边的窗帘,把自己整个罩在窗帘后面。我知道他跟我藏猫猫呢,于是就自言自语:“豆豆哪去了?”他确信我不在看他的时候,就放开窗帘来查看我的状况,而我这时通常在背对着他,一边翻箱倒柜,一边说:“豆豆上哪了?怎么找不着了?”然后慢慢回过头,一把抓住他说:“原来你藏到这儿啦!”豆豆于是得意的哈哈大笑。笑够了再扯过窗帘重来。

我偷偷观察了一下躲在窗帘后面的豆豆:他缩着个身子,尽量隐蔽好;低着头,眼睛盯着小脚丫,生怕一抬起来就会被我发现;抿笼嘴,使劲憋着笑,但有时还是憋不住,会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我真没想到一个还不会说话和走路的小宝,可以玩藏猫猫玩得这么专业。

豆豆2012元旦的照片

这次回无锡没有带上豆豆的专用相机,只用手机抓拍了几张。

这是豆豆在新京杭大运河边看货船:
20120101454

站在河边的小树林里:
20120101458

第二天领豆豆去寻访爷爷家老屋“遗址”,顺便游览了无锡古运河。远处那座拱桥是无锡古运河的标志性建筑:清明桥
DSC00028

2011 in review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1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The concert hall at the Sydney Opera House holds 2,700 people. This blog was viewed about 58,000 times in 2011. If it were a concert at Sydney Opera House, it would take about 21 sold-out performances for that many people to see it.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豆豆的2012元旦

豆豆这个元旦过得又非常开心,我们一家人回无锡过节去了。

平时,爷爷奶奶在上海照顾豆豆,无锡的房子很久没人住了,里面落满了灰。为了迎接豆豆,奶奶特地提前一天找来钟点工打扫了房间。三个钟点工花了4个小时才把房间打扫干净。等我们到达无锡的时候,发现他们干的还挺认真的。地面上几乎没什么灰尘,于是直接让豆豆下地去爬了。

奶奶家的房子比我们现在租住的地方可大多了,豆豆可以尽情玩耍。豆豆首先参观了每一间屋子,然后选定了客厅这块空间最大的地方,开始追他的小水泥车:我把他的小车一推,跑出去几米远,豆豆就蹭蹭蹭爬过去,举起小车给我;我再朝另一个方向一推,豆豆又追过去。豆豆也会自己推着小车爬,把奶奶的地板划的一道一道的。豆豆玩腻了小车,会自己去探索周围的环境。看见有抽屉,就去拉一拉;看见有插座,就去捅一捅。紧张得我赶忙找来封箱带,把所有豆豆够得到的插座全部封起来。

豆豆会自己藏猫猫了。我陪他在客厅里玩的时候,他会突然爬到走廊里我看不到的地方去。我等他不见了,就在客厅里喊:“豆豆哪去了,豆豆怎么找不着了?”他听到我找他就飞快的从走廊出来爬向我。我就故意很惊讶的看着他说:“哎呀,原来豆豆在这儿呢!” 豆豆于是笑得非常得意。

有时候豆豆在前面爬的时候,我故意在后面张牙舞爪的吼:“我来抓豆豆啦,就要抓到了!” 豆豆就会加快速度拼命爬,我如果一把抓起他,他还会兴奋的尖叫,嗷一嗓子把在厨房里的爷爷奶奶都吓一大跳。豆豆逃跑过程中还不时停下来,回头看看我是不是已经很近了。一次,他一回身发现我就在屁股后面,吓得赶忙调头。不料用力过猛,小胳膊没有撑住大脑壳,一嘴巴啃在了地板上,气得他哇哇大哭了好一通。

豆豆食欲旺盛,看见吃的就像从没吃饱过一样。到无锡的第二天,奶奶抱着他去隔壁串门,临走时看见人家在煮红枣。大枣是豆豆最喜爱的食物之一,他看见大枣也顾不得丢人了,叽歪个脸啊啊直叫。到底混了两个枣子吃,才心满意足的回家来。我抱他去逛超市的时候,看到有卖麻辣锅巴的,我很久没吃这东西了,于是装了一小 包,并且掏出一个来尝了尝。本来超市里的物品玲琅满目,豆豆也不知道什么能吃,他也并不特别想要什么。但是看见我吃了锅巴,他的馋虫也被勾起来了,指着锅 巴“嗯嗯”两声,我居然没领会他的意思,把锅巴口袋递给了服务员去称重。豆豆一看好吃的没了,立刻不干了,冲着服务员“啊啊”大喊两声,吓得服务员赶紧把称好的锅巴递给他。无奈豆豆还不能吃这么不健康的东西,我只好又拿了个蛋糕来糊弄他,才算过了这一关。

豆豆每天上下午都要各出去放风一次。在上海的时候,每天去上医,他早就玩腻了,无锡可是个新鲜地方。爷爷家的小区比邻新京杭大运河,下了楼走两步就来到河边。豆豆一看见往来的货船就傻了眼,直勾勾看了半个小时才缓过神。沿河绿化带修得非常漂亮,有浓密的树林,有平缓的草地,有木质的小路。整个绿化带就只有我们一家人,尽管是寒冬时节,走在林间小路上仍然温馨而惬意。

走着走着,我发现路边长着一丛蒲公英,心想豆豆肯定喜欢这东西。我于是摘了一支举到豆豆眼前,豆豆还在好奇的端详着这一簇白毛的时候,我用力一吹,顿时一朵绒球化为漫天飞絮。豆豆一愣,然后立刻开怀大笑。接着就指着地上其它的蒲公英说:“嗯嗯嗯”。于是我又给豆豆采了一大把花束,直吹到我面红耳赤了方才作罢。

平时都要上班,我很少有这样的整段时间陪豆豆玩。豆豆似乎也发觉了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整个假期都缠着我不放,出去散步也必须我抱,换个人都不行。豆豆有22斤重了,真沉啊。那天逛完超市,回来的路上我看他困了,就对他说:“趴到爸爸肩膀上”。他往我身上一趴立刻就睡着了。我怕弄醒他,不敢换姿势,就这样抱着他回到家。到家时,两只手臂酸疼酸疼,就快失去知觉了。

趁着回无锡,还带豆豆回老房子的“遗址”参观了一下。无锡的老房子修建于一百年前,坐落于古京杭大运河河畔,现在的南长街附近。我一直觉得周庄、乌镇之类的景点了然无趣,主要就是因为我小时候也曾生活在这种环境中,毫无新鲜感。

为了兴修步行街,老房子几年前就被拆除了。抱着豆豆走在步行街上,我仔细端详了一下两旁的建筑。这些建筑都是仿古风格的,很多建筑并非全新,而是利用了原有房屋修葺而成。请转绿瓦依旧,远处高耸的拱桥也还在,但装着咖啡厅、西餐馆的房屋无论如何都散发不出江南古镇的韵味。记得我小时候,初冬的早上,弄堂里总是烟雾缭绕,徐徐送来无锡小笼特有的甜腻香味。这种感觉也许永远只能是记忆了:眼前煤炉不见了,早点铺子消失了,甚至连弄堂都拆迁了。

步行街眨眼就走到了尽头,这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可是一段相当远的路程呢。那时候吃过晚饭,我率领着弟弟妹妹们出来消化食,最远也只探索至此,就不敢再走,转头回家了。现在看来,那段路程是如此的短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