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毒瘾

“于是废先王之道,燔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俊,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铸鐻,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秦二世而亡的时候,大家就意识到了,始皇帝这套制度不那么灵验。本来计划是千秋万代的,结果却是断子绝孙。但是,之后的两千年里,各朝各代的君王们还是不由自主的采用了秦制。这在中国接触到西方现代文明之前,也还可以理解:秦制就算不好,也没见过更好的制度啊。没办法,只能那他来修修补补继续用吧。修补妥当,可以有两百多年国运;修补不好,可能比秦朝还短。

两百年前,中国人终于开始意识到世界上还有其他文明的存在,还可以有更好的政治制度。然而,这之后的领袖们依然还是摆脱不了秦始皇的魔咒,处心积虑还是想登基。有人在野的时候,说起民主自由来,比唱的还好听。一旦掌权,焚书坑儒、专职独裁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禁想起了宋美龄评价政敌的一句话:“他们还没有尝过权力的滋味”。这么看起来,权力和毒品倒是挺像的,即便是原本有美好理想和追求的青年,一旦尝过了无上的权利,这世间的一切都立刻就变得索然无味了。唯一能安抚内心躁动的,就只有更大剂量的权力。

广告

《独行月球》

我有一阵子没看电影了,今天比较空闲,看了这部《独行月球》。电影非常一般,不过我发现我有一点跟男主人公一样:我的保险也是在齐齐哈尔上的。

沈腾马丽的巅峰是《夏洛特烦恼》,据说拍成电影之前,这部话剧他们已经表演过无数次了,细节都打磨的恰到好处。估计他们再也不会有动力在一部戏里花费这么大的精力了吧。相比起来,这部《独行月球》基本上没什么好笑的地方。幽默最好是贴近大众生活的,把主场景放到月球上,本身就比较难以让观众共情,又还把主角跟别人都分开了。马丽在戏里饰演冷血严肃的指挥官,完全没有可以幽默的余地。

最后这段炸小行星的情节实在是太烂了,在电影里,只要是个关键炸药包,就肯定没法远程引爆,必须要主角或者配角去手动引爆。我第一次看到这类情节还是在《董存瑞》的故事里面,初次读到确实震撼,感动了好几天。但是再震撼的情节多了也会审美疲劳啊,同样的炸小行星,几十年前就在美国大片里看过了,之后炸地心,炸外星飞船,炸火山,炸月亮…… 数都数不过来,怎么还要用这么烂的梗呢?

福特皮卡为啥卖的那么好

最近开车自驾游了一圈,总共开了4千公里,最远到了密西根州的北部。一路上明显感受到了不同地区居民对于汽车品牌的偏好是非常不同的。我居住的波士顿附近,日韩品牌的汽车是最常见的,其次欧洲品牌,美国本土品牌的占有率反而不高。等我到了密西根境内,日韩品牌的车居然成了极少数,路上看到的不是福特就是通用。

以前看统计数据,在美国市场,家用轿车卖的最多的是丰田家的;而皮卡卖的最多的确是福特f150。我当时还在想,为什么福特做轿车不行,皮卡却比丰田做得好?现在有点想明白了:皮卡的客户主要分布在美国中部以及农村地区,这些地区的消费者明显比城里那些更爱国,它们会首选美国品牌,于是成就了福特的皮卡。

中美医疗制度的一些不同之处

最近上海封城,搞得民怨沸腾。我在跟家人朋友讨论的时候,想了很多事情。大多数想法都没时间记录下来。因为正好给个朋友介绍了一下我在美国看病的经历,就写了一点关于中美医疗制度的比较。

(我只能比较一下波士顿和上海这两个我最熟悉的城市。这两个城市在各自国家都是拥有最好医疗资源,其它地区的情况可能并不相同。)

其中一个区别是:在中国,医院从病人那里收费,病人再从保险公司拿钱;而在美国,医院直接从保险公司收钱。

在中国,医院为了多赚钱,会倾向于过度医疗。病人只要还负担的起,一般不会为了省钱而承受耽误病情的风险。我在上海工作的时候,只要觉得有哪疼了,哪不舒服了,就立刻去医院。医院通常有用的,没用的,CT,B超之类的都查一遍。我小时候更是,只要一感冒就去医院,一去医院就是打一个星期的青霉素。长大之后才知道,青霉素对于感冒一点用都没有,小时的疼全白受了。

在美国,如果保险公司认为有过度医疗的嫌疑是会拒绝向医院付款的,所以医院为了避免收不到钱,会倾向于谨慎治疗。只要符合规定,能不治疗的就不治疗,能不检查就不检查。我大约20年前第一次体验了在美国看病。我当时发高烧,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强打精神来到医院,结果医生根本不当回事,让我自己去药店买两片非处方的退烧药吃。美国医院和药房也是彻底分开的,不能靠卖药赚钱,所以对于开处方药也是非常谨慎。后来在美国常住,多数时候去医院,连专科医生都见不到。打发我的都是“全科医生”或者叫家庭医生,相当与中国医院里挂号台的。当然,这个比喻有点夸张。在中国挂号台,护士一般也就问一句话:“哪不舒服”,然后就告诉你去什么科。全科医生问的非常全面,还要听听看看,几十分钟才会做结论。我多数时候得到的结论都是:你没病,回家去吧。试过几次后,我也就不像在上海时候那样,总往医院跑了。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我和我爸看耳石症的经历。我俩都得过这个病,症状都是眩晕、呕吐。我爸在中国看的,CT、核磁一通操作下来,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发现,然后开了一大堆不相关的药回家。我在美国看的病,医生跟我聊过之后,让我做了一些特定的动作供她诊断。最后她告诉我这是耳石症,过几天自己会好,就让我回家了。

美国这边,如果医生觉得你的病不需要治疗,或者是已经没得治了,是有可能会不顾病人感受而放弃治疗的。有些人可能还一下子接受不了这样的处理方式。新冠刚出现那会,大家心里都是比较害怕的。我们这里有位女士阳性了,跑去医院看病。她可能以为这么严重的病情应该进重症室监护室了,结果医生却让她回家。医生大概是觉得根本不用治疗,就别来浪费资源。但那位女士却无法接受,于是隐瞒病情飞回国,结果没进重症室,却进了拘留所。

中美这两种制度都有各自优缺点的。

中国的方式容易造成资源浪费,中国的医疗资源本就不及美国。我每次去医院,医院都挤满了人,排队要排几个小时。可能那里面相当一部分人都跟我一样,纯粹是去找安慰的。尤其是遇到新冠疫情这样的情况,大家都很恐慌的时候。医院会被轻症患者挤满,从而耽误了救治那些更需要被救治的重症患者。

美国这边医院里的患者就少的多了。即便在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我也没有在医院里见到拥挤不动的病人。因为余量够大,在疫情出现的时候才可能应对的更从容。美国的医生,一般每天只接待十来个病人,压力相对(中国医生)小多了,收入又高,所以他们对待病人的态度非常好。对待儿童更是格外的好,小画书、玩具、冰激凌都是现成的。我在美国遇到的每一个医生态度的特别好,绝对不亚于商店里向我推销的售货员。在中国,一个门诊医生一天处理上百个病人都是常态,别说好态度,能耐心听完病人讲话的就算不错了。我还遇到过张口就骂病人的医生。

美国医疗最大的问题就是贵。医生准入门槛高,又不能像中国那样薄利多销,于是就高收费。跟医生聊几句,至少也要付个几百美金的。一个国内收费一千人民币的门诊小手术,在美国可能要上万美金。还是说我看耳石症的经历吧,我爸在中国做了一大堆检查,拿了一大堆药;我在美国只是和医生聊了二十分钟。虽然过程差别巨大,但最后效果差不多,我俩付给医生和医院的钱也是差不多的。虽然直接付款的是保险公司,但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还是导致大家都要缴纳高昂的收入税和医保费。

最近使用国内网站的麻烦

都是实名认证弄出来的麻烦,看这趋势,以后国内外的网络世界恐怕要彻底分离了。

我前一阵子买了个域名 https://www.qizhen.xyz/ 。为啥是xyz后缀呢,因为便宜,穷人也想有个独立域名,就不能要求太高了。再后来把自己家里电脑做成了服务器,但是如果要让别人看到我家里的服务器就需要一个内网穿透软件了。这个当然首选用国内软件,否则墙内可能还是看不到。我试了一下“花生壳”等几个用户量比较大的软件。软件做的都还不错,要手机认证,这还好,我还有亲戚在国内,虽然麻烦但还是认证通过了。但接下来就无解了,首先是客户端不允许国外IP;再有使用的域名必须是工信部注册的。我还真试了一下通过腾讯云的服务办理工信部注册,但是这个实名认证就严格多了,需要我打开一个微信应用,实时视频,然后发现我的IP在国外,直接就认证失败。

好吧,这些还难不住软件工程师,我还可以自己搭一个FRP服务来实现内网穿透。在腾讯云上买了了一个最便宜的服务器,服务器在国内。然后呢,发现我连不上那个服务器。开始以为我配置有问题,后来才发现,这之间有墙。那台与服务器的IP和我上网的IP之间根本ping不通。我原以为墙只会阻挡一些特定网站的,没想到,国内的运营商可能是为了避免麻烦,大概是一封就封一大段IP的。其它运营商的云服务器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我使用腾讯云是因为可以用微信登陆,即便我的微信账号是美国的。这让我方便了不少。

后来,只好有买了腾讯云在美国的服务器,这个服务器的IP还可以被国内外用户都访问到,算是勉强解决了问题吧。

以上都是政策引起的麻烦,但如果产品做的还行,总还可以找到方法来用。但是产品也做的垃圾,那就彻底没法用了。新浪的产品就是这样。前些天看到一条新闻说近年新浪微博收入大涨,我有点吃惊,心想:现在还有人用微博吗?新浪曾是我每天都登陆的网站,获取新闻的最主要来源,它的博客,微博也都风靡一时,可惜后来越做越差,我的熟人们大多都逐步离开新浪平台了。我曾经试图使用过一阵子新浪博客,但是它的产品体检极差,最主要的一点:经常是我写了一大片技术文章之后,告诉里面有敏感词,不能发。也不说哪些是敏感词,弄的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改。于是就果断告别新浪,使用Workpress做了博客平台。当然也是有代价的,就是国内用户没法访问了。当时幸好没留在新浪博客,因为现在这个产品已经完全不让我用了。登陆它需要手机验证,但是不论我使用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手机,它都会显示验证出错。可能因为我的IP地址还在国外吧。虽然我本人无法使用了,但是我惊奇的发现,居然有个机器人正在使用的微博账号自动关注别人和发帖。平均每小时就可以关注一个莫名其妙的账号,然后再转发一些内容。我赶紧再去看看以前好友的微博,也都是很久不登陆得了。果然也有一些账号是被机器人接管了,在不知疲倦的转发微博。我现在算是理解新浪微博的活跃度是哪来的了,没想到新浪堕落成这样了。

终于把所有章节都放好了

https://lv.qizhen.xyz/

花了好几天时间,有一天我还请了休假专门来弄它。还依然存在的一些排版问题就只能慢慢修改了。

Markdown 格式在某些方面的功能还是不太够,最主要的问题可能是表格,无表头的表格都不支持。Word文档转换到Markdown,大部分的表格都是直接使用了HTML标签。显示到时没有问题,但如果要编辑就困难了,满眼看去,全是标签,都找不到需要的内容。

还要特别感谢 lhb5883 网友,最初建议我在Github上搭建博客。我这才惊喜的发现原来Github没有被墙(但愿我不是乌鸦嘴),而且Github也确实是最适合放置开源项目的网站。唯一担心的是LabVIEW用户可能很多都不熟悉Github。

这堵墙给我造成了很多麻烦,更糟糕的是,它还越来愈高了。墙里的可能以为它只是为了圈住里面的人,但实际上它是双向的。我访问国内网站也是越来越困难了。比如我已经完全无法使用新浪博客了,最开始我还可以浏览页面,但是不能看评论,现在正文也经常加载不了了。而且如果要登陆,还要每次让我用国内的手机收验证码。目前,国内用户量比较大的网站都必须要使用手机注册和验证了,也就意味着大多数的常用网站我都无法使用了。如果只是注册需要手机,必要时我还可以请国内亲戚帮个忙,但有些网站每次登陆都要手机验证,就真是彻底不让国外用户使用了。

这次把书开源的过程中还是学习了一些建网页的知识的,之前基本没有任何编写网页的经验。不过对于把博客迁移到Github上,我还是有些犹豫。主要是之前博客的内容很多,还包含大量的图片,链接,留言等等。这些要迁移起来工作量恐怕比迁移一本书要大得多,不知要花多少时间。所以我还得再研究研究,有没有什么更简单的做法。

我们为什么看不到外星人?

“外星人都在哪呢?”很多人都想到过这个问题,最著名的还是出自诺贝尔奖获得者、物理学家费米之口。费米大致估算了一下智慧生物在银河系发生的概率,如果他估算的差不太多的话,银河系里已经应该充斥着外星人了。可是我们却一个也看不到。 

费米大致推算了一下银河系中可能产生不亚于人类科技的外星文明的数量-不会少于几百万个(德雷克公式)。人类从工业革命大到登上月球,用了不到两百年。人类再有几十年肯定可以实现行星际旅行。还需要多少年达到恒星际旅行水平呢?一千年不算太保守吧,我们就算还需要十万年好了。银河系的寿命有一百亿年,十万跟一百亿比起来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那几百万个外星文明,随便哪个比人类早发展个十万年,到现在也应该可以飞遍银河系了。 

关于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外星人的各种解释都让人觉得悲观。 

最直接的解释是稀有地球假说。这个理论认为生命形成是及其特殊的,所以没有外星人,或者外星人极其罕见,我们无法遇到。如果这个理论正确,人类在宇宙中就是孤独的,有一点凄凉。

另一种假说更让人觉得沮丧,叫做大过滤器假说。这个理论认为外星人是存在的,但是出于某些原因,人类或者任何外星生物都无法发展出可以实现星际旅行的科技。有可能我们宇宙的物理法则根本就不支持星际旅行,或者在一个文明到达星际旅行之前总会先到达毁灭自己的程度。如果这个理论正确,等于人类的未来已经注定了,非常悲观。

还有一些理论认为人类是被外星人控制的,甚至根本就是被外星人虚拟出来的,而外星人不希望人类发现他们的存在。如果这个理论正确,人类也挺可怜的。

庞氏骗局

一般认为如果在一场金融活动中,投资的主要回报来都自于后加入者的投资资金,就是庞氏骗局。虽然被称为“骗局”,但是庞氏骗局的受害者中,有很多都不是被骗进去的。越是大规模的庞氏骗局,反而越多的人是被贪婪驱动,明知这是一场赌博,依然下场赌一把的。

在骗子们的不断努力下,庞氏骗局现在已经差不多人尽皆知了。眼下最常见的骗局形式包括,集资放贷,传销,炒买炒卖。

传销组织类似一个金字塔结构,底层投资者的资金被逐层上交至顶层人员手中。传销组织中处于顶层的人员是会赚取暴利的,但底层人员会亏掉所有的钱。可以想象,在利益的驱动下,传销组织上层人员会有多“努力”。这种形式的庞氏骗局中,很少有人会主动加入一个传销组织去做底层韭菜。底层多是被欺骗洗脑的,甚至是被强迫的。传销在很多国家是非法的。

集资主要靠高回报诱惑受害者。

炒买炒卖其实和集资非常类似,只是把投资的方向变成了一个具体的东西,比如某种花,某种狗,某种茶叶,某个股票,某个电子货币等等。但是被炒作的东西是有一些共同属性的:
1. 要有特殊性,弄够容易的和其它产品区分开来。否则投资者为什么不去买更便宜的替代品。
2. 要有一定稀缺性,供给量太大的商品不容易操控价格。
3. 也不能太稀缺,特别稀缺的商品体量太小,只能小范围搞,无法吸引大量韭菜跟风。

当然还有其它各种各样影响力稍小一些的旁氏骗局。我自己也被骗过一次。那是很多年之前了,有一次一个同事跟我说某网站在搞推广活动:手机话费充一百送一百,就是在他们的网站上交一百块钱,然后他们两个月内分批给你的手机充值二百。我问那个同事说这会不会是骗人的?同事马上说,绝对不会,因为他已经试过了,两百元已经进了他的手机。于是我也没多想,也去那个网站交了一百块钱,结果我的一百元就渺无音信了。

差不多同一时期,我还听说了一个以汽车为诱饵的骗局:骗子开了一个假4s店,号称在他那只要花20万,就可以购得市价22万的某型号新车。客户先要付全额定金,然后他们去厂家提车,俩月后,用户新车到手。结果和所有的旁氏骗局都一样,先入局的人可能会赚到;后来的接盘侠血本无归。

旁氏骗局虽然叫”骗“,但很多时候,参与其中的人并不是被骗来的,驱动人们参与旁氏骗局的除了愚蠢和无知,最主要的还有贪婪。就像赌博,很多人明知道进了赌场很可能输钱,但还是忍不住要去。贪婪是人性的一部分,我自然也不会缺失这部分人性:)  最简单的,我还在投资股市,甚至有时还会追涨某个股票。

股票很好的满足了被炒作的所有必要条件,是庞氏骗局的重灾区。当然目前最火的题材还不是股票,而是比特币。比特币这么热门的话题当然讨论一下。

首先,比特币是不是旁氏骗局?是的,它就是庞氏骗局。只要投资比特币的收益来自于后加入者的投资资金,它就是庞氏骗局。这与它用了什么技术,是不是公开透明都没有关系。只与它的收益方式相关。
有人说钻石是最大的旁氏骗局,我觉得还真不是,钻石或许不应该那么贵,但是多数的钻石最终还是到了消费者手里,购买它们的消费者很少是为了投资赚钱的,大多只是为了讨伴侣的欢心,这是典型花钱买快乐的消费行为。

比特币会不会崩盘?这倒不见得,尤其是短期内。庞氏骗局崩盘有快有慢,历史上,精心维护的旁氏骗局,运行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有。我自己不会买比特币,也无法预测比特币会维持多久的,但还是可以分析一下它做为投机品的优缺点。

先说优点:
* 题材新颖,有吸引力。
* 比特币非常独特,是第一种数字货币。具备一定的收藏价值。
* 比特币有一大批死忠粉,他们在暴跌中依然会继续持有比特币。
* 比特币有一定的实用价值,比如用于转移资产,用于非法交易等。
* 比特币的数量是有限的,不会出现新的供给。

再说缺点:
* 比特币的实用价值多集中在非法领域,必然会受到政府打压。
* 维护比特币体系的成本极高,它需要消耗大量的电能和算力。比特币只要不增值,维系它的运行就是一种赔钱行为。
* 极少数的人持有的大多数的比特币,这是个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或者什么时候抛售手中的比特别。
* 比特币没有任何监管,是庄家通吃的赌博游戏。这非常不利于散户。因为庄家可以完全控制比特币的价格,散户买的多的时候,就把价格拉高;散户卖的的多的时候就把价格压低。来回割韭菜。

人类将来会发明时间机器吗?

时间机器,或者说“回到过去”这件事是有很多种定义的。这里说的是最朴素的那种理解,就像是电影《时间机器》里那种:有那么一个设备,人进去,再出来之后,就回到了过去的某一时间。甚至,人们还可以通过这种机器改变历史,好像《终结者》中的情节。 可以肯定的说,人类将来一定没有发明这样的机器,因为如果有,未来的人一定会把这种机器带回历史,那么我们现在就会有时间机器。因为我们现在没有时间机器,将来也就一定不会有。人类很可能在发明时间机器之前就灭亡了。当然也可以乐观的想:人类可能是进化成了其它的形式,然后才发明的时间机器。 

人类不能发明时间机器,不意味着时间机器一定不存在。人类不能发明时间机器时间机器也许并不是因为时间有什么特别的,而是因为人类感知的局限。想象一下,假如有一种外星智慧生物,他们对于时间的感受和我们对于空间的感受一样。那么时间机器对于他们来说完全不是个问题,他们在时间轴上的运动就像我们在空间中运动一样自然。 有一种观点是认为,人类最终会摆脱肉体的束缚,把意识移植到某种设备里。假如那时候的人类是生存在一台“电脑”里的,而电脑可以任意的前进回退到某一个状态,这就类似于在时间轴上随意的跳动了。可能也算是一种时间机器吧。 

其实我们也可以跳出“科学”的范畴,在哲学范畴内讨论一下人是不能回到过去的。假设人类的状态恰如电脑里的软件。上帝系统回退到了某个历史状态。系统中的一切似乎回到了“过去”,可是这种“过去”对于身处系统里的人并不是“过去”,因为他们不能感知系统之外的变化,对于他们呢来说这就是他们的“现在”。宇宙说不定是个时间上循环的系统呢:在膨胀和收缩之间往复。也许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已经重复过无数次了,但是这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们不知道以前重复过什么,对于我们来说,当下依然是崭新的“现在”。 那么如果上帝赋予你特权,在系统回退到某个历史状态的同时,唯独让你保留曾经的记忆,这算不算回到“过去”呢?我觉得也不算。首先,你的“过去”没有任何之后的记忆,当你有了新的记忆,你其实已经不再是任何你自己的“过去”了。那么你是不是回到了别人的“过去”呢?也没有,因为别人的“过去”并不包含一个“开挂”的你。系统中任何一个部分的不同其实都意味着这是一个全新的系统了。

要不要品德高尚

有一年多了,差不多每天晚上给儿子讲中国历史故事。中国历史虽然悠久,但最精彩的故事主要还是集中在几个时期。我是按照年代顺序,从三皇五帝开始给儿子讲起的。现在讲到隋末时期了。这是儿子最喜欢的时代之一,前面两个分别是楚汉和三国。我讲故事主要还是为了提高而在对历史的兴趣,所以并没有按照正史来讲,而是大量采用了小说中的故事。 说起隋唐还是很让人感慨的,主要是因为瓦岗寨的失败,以及小说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在那个年代里,瓦岗军首领李密算是不错的了,如果他能夺取天下,社会发展可能也不次于李渊的大唐。 单从个人人品来说,当时几个主要领袖中,窦建德可能是最好的了,其次李密,李渊更次,最差劲的是王士充。最终却是李渊杀了其它三人夺取天下。再想想历史上的其它开国之君,还真是人品偏差的居多。我能想到的最接近正人君子的大概是刘秀和赵匡胤,不过赵匡胤欺负旧主家的孤儿寡母,刘秀对杀兄仇人磕头哈腰,也都算不上符合传统道德标准的完美人设。也许道德标准真的和个人成功是有所矛盾的吧。

这其实一直也是我在教育儿子时候考虑的问题:如果要求儿子尽量符合道德标准,会不会在社会上很吃亏呢?有时候儿子会撒个小谎,我都在犹豫,要不要惩罚他,让他养成不敢说谎的习惯?还是纵容一下——真实的社会里,不说谎怎么混的下去?

打牌

最近常常和同事打牌。我有年头没碰过扑克牌了,小时候倒是和亲戚朋友们玩过的,但是后来很少玩了。大学时候,有同学很热衷于打牌的,但是我牌技太烂,他们不带我。现在的同事们的牌技都和我一样懒,倒是可以凑一起玩玩了。虽然打牌多年,但是最近又有了点新感受。就是打牌如果运用得当,应该是个不错的益智游戏。我打算教儿子玩一玩。 

棋牌游戏一般是归于一大类的。下棋比打牌感觉高雅一些。棋类的正规比赛远多于牌类。儿童教育一般也会首先想到下棋而不是打牌。这可能是因为打牌包括麻将,运气(不考虑作弊的话)占了重要成分,不容易评价水平高低。而多数棋类正相反,主要靠技术。牌类游戏这个特点也给他带来了一些优势,比如新手也可以偶尔赢的胜利,娱乐性强等。以至于打牌的普及度远高于棋类。纯靠运气也是不行的,比如掷骰子比大小这种游戏如果不靠赌注刺激大概没人会玩的。 

不论是哪种棋牌,我都没有认真学习过,但是和周围人的游戏中,下棋我总可以胜多负少;而打牌正相反,我一直输多赢少。我大概更适合棋类游戏,我喜欢在技术问题上深思熟虑,对于确定性的问题,我可以比一般人想的更深,或者想的更广。这恰恰是棋类游戏所需的。

打牌所需的技能与下棋截然不同。首先,打牌需要记忆力好。对于多数棋类游戏,一切都是公开的,所以历史并不重要,棋手只要从当前的局面开始往后计算就行了。但牌类游戏通常有一些不公开的牌,必须通过过去出过的牌来推算。我的记性极差,这就直接限制了我牌技。我最多只能记住几张最重要的牌出过没有。我那些经常打牌的同学,可以把当前牌局每一轮每个人出的牌全部都记住。也难怪他们不想带我玩。

即便能够记住所有出过得牌,也还是总有不能确定的牌。打牌用到的计算是基于概率的博弈论。什么时候该搏一把大的,什么时候该保守?这些也恰好是我不擅长考虑的。打牌还要察言观色:对手是在憋大招吗?同伙需要我帮忙了?这又是我的弱项。下棋的时候,基本可以忽略运气的成分,指望对手犯错,还不如自己考虑周全。打牌却不然,如果你演技高超,完全可以骗对手犯错,让他们误以为你有或者没有某些牌。嗯,还是我的弱项。

我以前更喜欢跟别人下棋打发时间,扬长避短嘛。但是现在年纪大了,再来看这个游戏才发现打牌反而反而更贴近人生的际遇。一个人能走到多高,投胎是决定性因素。极少有人可以靠后天努力跨越接阶级界限。当然,这不是说后天的学习工作不重要,至少它能在一定范围内改善一个人的条件。打牌也是,胜负多数时候在发完牌时就决定了。沉住气把一手烂牌发挥到最好,恰恰好比积极的应对人生低谷。游戏里,或许会遇到神队友,也可能是猪队友。生活也一样,身边有什么样的人很难自己决定,但如何跟不同类型的人都出好,才是真本领。

当然再怎么样,游戏也无法体现全部的人生。人生不但更复杂,而且人生只有一回。一把烂牌在手的时候或许还可以寄希望于下一轮翻盘;人生不见得有来世啊。

博客写些什么

昨天和经理聊天,谈论起博客些什么的问题。不得不承认,博客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最主要的个人网上信息分享手段是微博。可惜微博不适合我这样的人。目前,我写作的内容主要就是两类:一类是技术内容,写写我工作中想到的问题;另一类是关于豆豆的。微博完全不适合技术文章,因为我通常会考虑一个问题很长一段时间才动笔写上一大段。所以我会继续留在博客上的。

关于豆豆的内容,经理倒是提醒了我一个问题,就是豆豆的隐私。也许豆豆将来会很讨厌别人从我博客里看到有关他的内容呢。所以我打算等豆豆上学以后,就把他的内容都隐藏起来了。

水痘

老婆怀孕之后,我们家就开始到处漏水。

最开始是卫生间洗手池的上水管漏水。
接下来是楼上厨房间漏水,流到我们家来,把我家的壁橱全部泡烂了。到现在,所有壁橱都变了形,还散发着一股霉味。
上个月,小区上水系统改造,水压增加不少。这本来是件好事,但是没两天楼下就来找我们,说他家的厨房天花板潮了。经过一番检查,我在家里没找到任何可见的漏水点,据推测只能是厨房地砖下铺设的暗管漏了。我当年买的是二手房,带装修的。打电话给原来的上家,他也不记得水管是如何铺设的了。在不清楚水管铺设的情况下,扒开地砖修补必然是个大工程。我自己是没法弄了,于是在网上找了一个装修工,又请来老爸帮忙,才终于赶在中秋节前,把漏水的暗管修好。但厨房地面却留下了一块永久性的伤疤。
节前在京东订购了两根洗衣机的上水管,没想到拿来一试,居然全是漏的,只好退货。看来,网上购物,不论大小都一定要选品牌有保障的商品才行。像上水管这种小东西,我以为不同品牌在质量上不会有多大区别,结果被京东忽悠了,用不低的价格卖给我一个杂牌货。
趁着过节有时间,跑了一趟水龙头的维修点,为我长期漏水的几个水龙头采购了崭新的配件换上。除去由于缺少小扳手,不能更换的卫生间淋浴器上的一个水阀,家里其它龙头都修补好了。
正打算庆祝一下,终于基本上解决了家里的漏水问题的时候,突然发现卫生间洗手池的下水管又开始漏了。哎,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把问题都解决完了。

跟老婆讨论漏水问题的时候,我们一致认为这都是小宝带来的,TA命理喜水。老婆给宝宝想了一个小名,叫豆豆。我说,既然TA这么喜欢水,咱们就叫TA水豆吧。

 

高俅若是弱智还好

最近一个颇受争议的新闻是说某著名的国籍不详的“球星”即将被任命为高官。这让我立刻联想到了中国历史上一位大家都耳熟能详的高官球星-高俅。(人家名字起的真好)这阵子在追看一个水浒的评论贴“解密水浒中的生存智慧”,所以很容易想到宋朝哪去。
话说高俅被提拔成太尉之后,人们议论纷纷:打球打得好是不是就可以做官?看新浪上的回帖,都是称赞高俅的,说他不但球打得好,其它能力也出众,必定胜任领导岗位;看凯迪社区的回帖,大部分都是贬高俅的,说他只会打球,但人品可疑,是个裸官。
在我看来,球技应当是与领导能力无关的。一个人打球打成世界第一,既不能说明他适合当官,也不能说明他不适合当官。更何况一个人当官当成什么样主要还不是看个人能力和人品,而是靠制度:若他的官位是老百姓投票选出来的,则官员必然克制私欲,想法设法讨好百姓;反之,若官位是皇上给的,则官员必然欺下媚上,贪得无厌。
高俅的官位就是皇上给的。说到底,皇上(贵族)的利益与百姓的利益是矛盾大于统一的,因此皇上给高俅这个官当,就是让他去削弱民力,祸害百姓的。从这个角度考虑,我宁可高俅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材,这样屁民的日子才不会更难过。

女儿的名字

虽然我的下一代影都还没有呢,但我未雨绸缪,已经开始为他们想名字了。由于干我这行的倾向于生女儿,目前只考虑了女儿的名字。

老婆是山东人,所以老早给女儿想了个名字叫“阮思齐”。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理想的名字应当是:字不算太生僻,但组合起来却没有重名的。“思齐”这个名字网上一搜一大把,创意不够。

上个星期,回南京参加同学聚会。老同学得知我十年没跳槽,还在NI工作,跟我打趣说:“你打算在NI呆一辈子啦,将来生个孩子叫‘阮恩爱’得了。”
“阮恩爱”这名字不算常见,不过听起来像是韩剧里的人物,不好。再说了,也不能真把公司名挪来用啊。叫“阮恩爱”、“阮仪器”,将来孩子会恨我的。

不过这事还没完,回上海的路上,老婆说如果把你们公司名称里的“恩”“仪”两个字取出来做名字还是不错的。回到家Google上一搜还真没有叫“阮恩仪”的。我仔细想了想,这个名字还不错:常用字、无重名、有纪念意义,还带着台湾味,比韩版的好听多了。

【2010.12.06补记】老婆生了一个可爱的大胖小子,女孩名暂时用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