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枪还是拥枪的一些想法

最近的校园枪击案又引发了关于是否应该禁枪的讨论。先说一段我自己的经历:

很多年前,我在上海居住的时候,有一次家里招贼了。那是个普通工作日的晚上九点左右,我听到客厅窗外有一些声响。我客厅的窗帘是拉上的,看不到窗外。我住在4楼,所以根本没有想到窗外可能有人。谁知道,拉开窗帘后,赫然发现一个黑影站在窗外的空调挂机上,正在撬我家的窗户。(我当时记录的 blog

幸好发现及时,贼还没进来。我立刻打电话报警,但那个贼逃掉了,没抓到。这件事让我考虑了很多如何保护自身安全的问题。晚上九点,那正是大多数人在家又没睡觉的时间,更何况我家里还开着灯,看来那贼并只不是小偷,而是做好了入室抢劫的准备的。当时,我们那一带有过一些入室抢劫,而后杀人灭口的案例,想想还真恐怖。

假设,我和劫匪都没有任何武器,那么我100%会立刻被劫匪治服。劫匪能在4层楼外的窗台间跳来跳去,可见其身手;而我,一个程序员,主要的体力运动就是敲键盘,与匪徒肉搏没有一丝取胜的可能。

实际上,匪徒是带有武器的,至少我看到的就有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撬棍;我也很有机会可以拿到家中最致命的武器,一把菜刀。不过菜刀的杀伤力实在太弱:假设我一刀砍去,匪徒用胳膊硬挡,如果他穿的厚点,衣服都不见得能砍透。但是撬棍威力可就大多了,一棍子轮来,我若躲不开,当场就会重伤。家里有没有菜刀,对结果影响不大。

倘若我能有一件比较趁手的冷兵器,比如一把军刺,虽然我还是干不过匪徒,但这时,我只要自己不怂,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就已经有很大的概率可以重伤匪徒了。考虑到我毕竟没怎么练过,就算我有10%的可能性可以重伤匪徒吧。

进一步假设,我有枪。如果我能有枪,匪徒很可能也有枪。就算匪徒是有备而来,但我占尽地利,可以躲在有利位置打黑枪。所以这时,我甚至有机会在自己不受伤的前提下就击毙匪徒。保守的估计一个数字好了:匪徒有60%的可能会击毙我;我有40%的可能会击毙歹徒。虽说仍然是歹徒的胜率高,但只要是为寻财而非复仇,有歹徒愿意冒着40%被击毙的可能性去抢个千把块钱吗?

其实,一个人遇到入室抢劫之类的恶性犯罪的概率还是相当小的。相比之下,被政府欺负才是大概率的,尤其当人民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当然还有个小概率就是可以加入政府去欺负别人)。歹徒可能会入室抢走你的财物;政府却可以扒了你的房子。最严重的黑帮犯罪行,可能会一次杀害几十上百条人命;但政府一句话就可以屠杀六百万犹太人,一个命令就可以枪毙七十万“坏分子”,一个政策就能饿死几千万农民,再一个运动又可以整倒几千万人。

我移居到美国不久之后,在收音机里听到一个新闻,跟踪报道好几天。事件大致是:政府看中了内华达州的一块地,打算在那建造一座太阳能电厂。征地时遇到了麻烦,一户农场主就是不肯卖地。政府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们查到了这家农场所在地也是某个濒危动物的栖息地,于是判处农场非法放牧,要没收农场的几百头牛。农场主一家不服,于是亮出枪来,阻拦前来执法的警察。十里八村的乡亲们听说这件事,纷纷支持农场主一家,有枪的也都带着枪来了,跟警察们对峙。最后,警察不敢硬攻,只好撤退,拆迁的事不了了之。

经常有人问,人民有枪就能反抗政府了吗?政府有飞机坦克。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好比:即便我有枪,也还是打不过歹徒,但我却因此极大增加了歹徒的行凶成本,从而让歹徒放弃抢劫的念头。歹徒抢劫要考虑成本,政府抢劫同样要考虑成本。警察去拆迁跟上战场杀敌显然不会是同样的心态。战场杀敌,死了也落个好名声,光宗耀祖;在老百姓家里被打死了,能落个什么?政府打手就是这样,对于软蛋,他们可以任意欺负;遇到硬茬,立马就怂。所以,绝对不是必须有压倒性武器才能致胜。作为防守方,只要你的武器能够给对方增加足量的成本,超过对方能够获取的利益,对方就不会进攻了。

对于警察来说,工作不仅有维稳,还有保障市民的财产和安全。虽然第二项听起来更高尚一些,但对于大多数警察来说,它们都只是工作而已。我不否认,有警察不惧危险,冒死救护市民的,我们也常看到这样的宣传。但之所以宣传他们,就因为他们是典型,而非普遍现象。如果完全指望警察为了你的利益去拼命,那恐怕一定会失望的。要是你自己都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利益拼命,怎么可能指望别人为你的利益拼命?

拥枪也是尚武精神和反抗精神的体现。拥枪的人,本质上是要自己保卫自己的安全和利益,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反枪的人是要把自己的安全和利益托付给政府,也就是托付给一些根本不认识的人。中国历史上很多时期,不要说枪支这样的武器,就连菜刀也是被限制的。结果百姓并没有过上安全的日子,反而每每有外敌入侵,就只有被屠杀的命运。我常常想,如果当年中国人人有枪,人人都愿意有枪,抗日战争还会打那么多年吗?

这世界上任何选择都是有代价的。是否允许人民合法持枪都有高昂的代价,但这两种选择的代价却显现除了巨大的差异。

首先,允许人民合法持枪的代价都是显而易见的:那些在历次枪击案中受害的无辜平民。但禁枪的代价却是隐性的、间接的。有多少潜在的犯罪分子因为担心对方有枪而放弃了实施犯罪?我不知道,因为犯罪没有发生。如果几百万的犹太人,人人有枪,还会被送进毒气室吗?我也不知道,因为历史不能假设。

其次,差异也体现在代价由谁来付。禁枪的代价主要由人民承担,禁枪也就意味着放弃了反抗,那也就只能政府要什么就给什么了。政府管理成本因此大大降低。拥枪的代价,除了枪案的直接受害人,政府也要承担部分。每有枪案发生,政府必然被问责。

政府倾向禁枪是很自然的。美国现在还没禁枪已经非常难得了,将来对于枪支的控制肯定是越来越严格,直到彻底禁掉。

广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